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手机报码

宏财神爷来料00553. 达高科转型受挫28亿项目被终止 纺织业务毛利

  发布于 2020-01-20   阅读()  

  挂牌寻宝图片,http://www.q-daisy.com宏达高科(002144.SZ)上市十来年纺织业务颓势依旧,转型已有九年的医疗器械业务进展也不理想。

  12月25日,宏达高科公告称,拟终止2013年募投其中的三个项目,加上此前停止实施的项目,2.87亿元项目全部被终止。

  2010年宏达经编(宏达高科前称)发行股份以3.59亿元收购威尔德医疗,不过威尔德医疗当年即未完成承诺净利润,不过公司仍加大力度投入威尔德医疗,才有了上述募投项目的实施,可惜威尔德医疗净利润屡屡不及预期,此后从2015年开始其每年商誉减值损失均超千万,如今募投项目终止或也是形势所迫。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宏达高科医疗器械业务受挫,纺织业务毛利也持续下降,双主业均发展不理想,公司净利润更是从2016年开始连续下降。值得注意的是,国泰君安:华夏平和(02318)人事情动是短痛永恒玄机解,2014年和2016年公司先后收购宏达控股持有的海宁宏达小额贷款公司26.80%的股权、海宁宏达股权投资公司33.33%股权,这两家公司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合计净利润分别为1.34亿元、0.45亿元,而同期宏达高科净利润分别为0.91亿元、0.4亿元,小额贷款公司贡献了公司不小利润。

  12月25日,宏达高科公告拟终止2013年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包括目前现有的“超声诊断设备产业化升级 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销售服务中心建设项目”的实施,并拟将以上项目剩余的募集资金及利息合计1.68亿元永久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用于公司生产经营。

  2013年宏达高科增发2.87亿元(扣除费用后)用于超声诊断设备产业化升级项目、超声治疗设备产业化项目(一期)、研发中心建设项目、销售服务中心建设项目,拟分别投入0.56亿元、0.2亿元、1.66亿元、0.60亿元,不过近五年时间过去,所有募投项目如今将全部被终止。

  宏达高科解释称,全资子公司威尔德医疗的超声诊断设备的目标市场容量和推广均未达到预期水平,若公司继续使用募集资金投资超声诊断设备产业化升级项目,在短期内难以产生预期的效益;研发中心已能够为公司现阶段研发项目提供足够的技术和硬件支持,并且随着公司拟终止超声诊断设备产业化升级项目,销售服务中心建设项目也将随之终止。

  宏达经编主营业务为纺织面料,2010年7月,宏达经编发行股份以3.59亿元收购威尔德医疗,传统纺织和医疗器械形成双主业,公司证券简称由“宏达经编”变更为“宏达高科”。

  当时威尔德医疗原股东李宏、毛志林、白宁借此分别获得定向增发股份1441.88万股、1235.96万股和618.2万股,占宏达高科总股本比例为9.53%、8.17%和4.08%。同时原股东承诺在2010年实现净利润3759.28万元,不过当年度实现净利润3401.37万元,未能在2010年实现净利润承诺。

  2013年7月,威尔德医疗成立了子公司上海宏航医疗器械有限公司,2015年威尔德医疗又完成了对其子公司博亿金少数股东股权的收购,此后继续加大对威尔德医疗的投入,建立新的研发中心。

  然而,威尔德医疗在业绩上并未出现明显的提升,财务数据显示,威尔德2014年净利润为434万元,而2015年变成亏损1219万元,此后三年威尔德经营情况持续有所改善,2018年威尔德医疗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191.33%,不过数额仍只有1372.65万元,2019年上半年威尔德医疗净利润仅为440.16万元。同时威尔德医疗原股东李宏、毛志林从2011年开始就不断减持公司股份,其中毛志林在2014年还因违规减持被通报。

  2013年,为了扩张医疗器械产业规模,宏达高科还筹划了上述2.87亿元募投项目,主要围绕威尔德医疗业务升级而提出,不过威尔德医疗业务扩展一直不理想,才有了上述募投项目全部终止的结局。

  威尔德医疗盈利能力一直不及预期,2015—2018年威尔德医疗商誉减值损失分别为1412.1万元、1152.14万元、1006.54万元、1678.38万元。

  布局医疗器械遇挫,原主业纺织业务也颓势尽显。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宏达高科的面料纺织营收分别为3.4亿元、1.38亿元,分别下降8.83%、16.85%,毛利分别为1.26亿元、0.55亿元,分别下降16.07%、15%。

  由于双主业发展均不理想,近年来宏达高科净利润一直在下降,2016-2019年三季度其净利润分别下降19.22%、4.23%、5.90%、4.61%。

  有意思的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宏达高科的业务规划中一直未有过发展贷款业务或金融服务类行业,可如今为宏达高科贡献大半利润的既不是纺织,也不是医疗器械,而是小额贷款公司。

  2014年宏达高科以2.8亿元收购宏达控股持有的海宁宏达小额贷款公司26.8052%的股权,此后2016年8月宏达高科再次以3.02亿元收购宏达控股持有的海宁宏达股权投资公司33.3333%股权及其1.5亿元债权。

  2018年海宁宏达小额贷款公司和海宁宏达股权投资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0.33亿元,2019年上半年两者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15.67万元,而2018年和2019年宏达高科净利润仅为0.91亿元、0.4亿元,两家公司给上市公司贡献不小利润。